棋牌竞技平台

我校副校长陈雄章教授组织广西史学工作者团队深入老山界寻访红军活动遗迹
  • 发布时间:2019-11-10 18:19:32
  • 点击数:83
我校副校长陈雄章教授组织广西史学工作者团队深入老山界寻访红军活动遗迹

【编者按:2014年8月1日-3日,我校副校长陈雄章教授组织广西 史学工作者团队深入老山界寻访红军活动遗迹,寻找红军无名烈士。由陈雄章、李庭华等人撰写的《英雄火种,我们该怎么去薪火相传?》《寻找失落的红军英灵》等纪实文章分别刊登于《当代广西》杂志、《桂林日报》,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中国网、广西新闻网等数十家网络媒体转载了这些文章。在我国第一个先烈纪念日到来之际,我们特转发2014年8月29日《桂林日报》第二版全文登载的《寻找失落的红军英灵》一文(原文见http://epaper.guilinlife.com/glrb/html/2014-08/29/content_1564088.htm?div=-1),以表达南宁学院师生对共和国先烈的敬仰之情。】

 

寻找失落的红军英灵

                       ——— 广西史学工作者深入桂北老山界寻访红军遗迹纪实

考察团成员在隘口红军无名烈士墓前鞠躬  甘泉 摄

中央红军宣传部(局)驻地原址——— 塘洞村西寨赵氏宗祠。 陈雄章 摄

考察团成员在红军曾驻扎过的雷公田寺院前听资源县委党史办原主任肖业礼讲解红军翻越老山界的事迹。   舒安亮 摄

中央红军财政部(苏维埃中央银行)驻地原址——— 塘洞村西寨赵家大槽门。陈雄章 摄

    15名史学工作者组成红军革命史学考察团,于8月1日-3日来到资源,重走桂北红军长征路,寻访革命遗迹、红军无名烈士墓,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弘扬革命传统,传播红军长征革命精神,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共和国的先烈们,我们不会遗忘你们的!

   “轰隆——— 轰隆——— 轰隆——— ”

    8月1日下午,一队考察人员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来到资源县两水苗族乡塘洞村委源头自然村一处名叫东茅坪的丛林杂草中,寻找到6名红军无名烈士墓开始祭酒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惊雷,顷刻间大雨瓢泼,持续长达1分钟左右,随即天空又恢复炙热的阳光。

    这难道是天人感应?不,这分明就是长眠在这80年无人“问津”的先烈在向我们活着的后人呐喊:“我们没有被遗忘。快80年了,我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这队考察人员是什么人?

    他们是来自当代广西杂志社、广西师范大学、广西民族大学、南宁学院、广西艺术学院、玉林师范学院、贺州学院、桂林林校等单位的15名史学工作者,他们是来寻找失落的红军英灵的。他们组成红军革命史学考察团,于今年8月1日-3日,自发重走桂北红军长征路,来到资源寻访革命遗迹、红军无名烈士墓,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弘扬革命传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共和国的先烈们,我们不会遗忘你们的!”广西师大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张坚教授一边给红军烈士鞠躬,一边深情地说。

    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1934年末,中央红军长征经过桂北,经历惨烈的湘江战役后,红军转移到越城岭(老山界)。光阴荏苒,80年即将过去,老山界已经硝烟不再,但红军长征翻越崇山峻岭的壮举,伴随着陆定一的名篇《老山界》,一直铭刻在广西史学界一代又一代学者的心里。

    早在2007年8月,这个考察团的主要成员就完成了《广西革命先烈图典》的调研与编撰工作,积淀了对革命先烈的人文情怀。

    资源县两水苗族乡塘洞村是老山界下一个多民族聚居的村落。1934年12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广大红军官兵突破湘江后,艰难翻越老山界,来到这里驻扎。陈云等同志在自己的长征日记中留下了关于这个村庄的历史记载。

    广西民族大学民族与社会学学院副院长、博士郑维宽教授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崇拜,这是一个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英雄崇拜出现了一些偏差,一些不具英雄本质与气质的人物、明星被年经一代当作英雄狂热崇拜,这是我们民族精神传承中可怕的白血病。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长,我们倍加思念与珍惜那些为国捐躯的先烈,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们才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我们这个考察行动就是要用真正的英雄崇拜方式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丰富的红军遗迹

    资源有诸多红军长征遗留下来的历史印记,80年过后,这些遗址今安在?

    在中共资源县委党史办原主任肖业礼、塘洞村小学退休教师唐其德、塘洞村村民唐斌等的引导下,考察团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古道,逐一寻找掩映在旧屋、丛林、剌篷、杂草中的红军遗迹。

    毛泽东、贺子珍驻扎旧址,位于雷公田寺院。寺院位于老山界主峰猫儿山西南麓,坐东南朝西北,整体建筑和活动场所占地约3000平方米,始建于宋元时期,鼎盛于明清时期,是佛教信徒礼佛诵经的名寺古刹。1934年12月5日至8日,中央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时,红五军团之一部、红八军团38团在老山界阻击国民党桂军,掩护军委纵队、红军中央干部团途经此地,据说毛泽东、贺子珍曾驻扎在寺院下座东厢房(此说待考)。2005年,资源县人民政府将寺院批准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年来,政府拨款加上社会各界捐资,重修了寺院,镌刻了陆定一的《老山界》石刻,建起了“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陈列室”专题展览,每年游人不断。

    中革军委驻地原址,位于塘洞村东寨赵家大院,原址为当时地方大土豪赵少和的故居。1934年12月5日至8日,中央红军翻越老山界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机关、中革军委领导和其他红军官兵就驻扎在院里。土改运动时,将该大院分给十多户贫苦农民居住,现经改建拆毁,原貌不复存在,但部分旧房、围墙和阶檐石条、石水缸、水井等物仍存在。

    中央红军宣传部(局)驻地原址,位于塘洞村西寨赵氏宗祠。宗祠坐北朝南,占地面积约500平方米,系清康熙年间赵姓人家从今资源镇石溪村迁入当地时修建,距今有300多年历史。1934年12月5日至8日,中央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后到达塘洞村,中央纵队宣传局就驻扎在赵氏宗祠里,陆定一同志在这里起草了著名的《老山界》一文。宗祠至今保存完好。

    中央红军财政部(苏维埃中央银行)驻地原址,位于塘洞村西寨赵家大槽门。1934年12月5日至7日,中央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后到达塘洞村,中央纵队财政部(苏维埃中央银行)就驻扎在西寨赵家大槽门,当时的财政部长是毛泽民。6日凌晨,驻地发生火灾,烧毁房屋10多座,20多家。后来,红军到龙胜龙坪才抓到3名跟随红军队伍纵火破坏的奸细,他们受国民党指使,挑拨红军与民众的关系,每人每天得一块银元赏钱。如今,槽门、城墙、红军井等文物依旧清晰可见。

    大坳界国军飞机轰炸旧址,位于塘洞村源头、白竹江两个自然村交界处,是连通资源、兴安、龙胜三县的高山隘口。1934年12月5日,中央红军长征翻越隘口时,国民党飞机跟踪轰炸。在塘洞村白竹江屯后山大坳界附近,中央红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叶剑英被炸伤,身中多块弹片,经抢救脱险,身上有一块弹片一直未取下。如今,此处已经有简易的乡村公路穿过……

    多么丰富的红军遗迹!

    红军翻越老山界意义重大

  “对我们这些专业史学工作者来说,历史书没少读,研究没有少做,但是,还原红军革命历史真实场景的现场体验,我们做得很不够!只有自己徒步走过老山界,你才会体验到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天上有飞机轰炸,荆棘密布,崇山峻岭,对红军战士来说是多么的艰难。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没有信仰就没有坚持!”贺州学院朱其现教授充满感慨地说。

  历史学博士、广西师范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党委副书记李闰华不无遗憾地说:“这个曾经驻扎过红军领袖和主力的村寨,除了雷公田寺院被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外,其他如中革军委指挥部旧址、中革军委宣传局旧址、红军井、红军古道、战场遗址等等,至今没有一处立有纪念性标志,实在令人遗憾!我们呼吁有关部门应该抢救与保护好这些宝贵的革命历史文化资源,在这些旧址上勒碑刻铭,并在行政村建立一座红军长征过塘洞纪念馆,开发活生生的爱国主义教育资源,以继承中国革命的光荣传统、弘扬长征精神,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也是地方开展红色之旅、发展文化产业的可行性项目。”

    参与活动的资源县委党史办原主任肖业礼告诉考察团成员,今年,他已经是第八次给重走红军长征路的团队来塘洞村当向导了。他说,现在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来重走老山界红军长征路,是因为红军翻越老山界的历史价值经历了80年的沉淀,已越来越让人体会到它厚重的价值。

    考察团成员理解了红军翻越老山界的三重意义:

    一是老山界是红军的“救命山”。经历惨烈的湘江战役后,疲惫不堪的红军依靠老山界的崇山峻岭,躲避了国民党的追兵与飞机轰炸,保护了红军、保护了党。

    二是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的历程,是党内以毛泽东为首的正确路线与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展开斗争的重要实践阶段,是红军在湖南通道转兵的预演和前身,成为遵义会议的重要孕育阶段,为遵义会议确立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做了很好的铺垫。

    三是红军长征翻越老山界后,进入苗瑶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域,根据实际需要,中央红军有效实施了团结各民族同胞的政策,部队得到了较好补给,成为我们党民族工作的源头之一。

    从这些认识出发,具有丰富地方党史工作经验的肖业礼认为:“老山界对利用地方党史资源开展革命传统教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价值。对民众来说,到不了福建古田,可以来雷公田;到不了江西井冈山,可以到老山界;到不了河北西柏坡,可以到猫儿山西南坡。”这番概述获得了考察团成员的高度评价。

    为了父亲生前的嘱托

    考察团很早就获悉有多名红军战士牺牲在塘洞村。寻访这些烈士事迹,确定他们长眠之地,是团队此行的重要任务之一。

    唐其德老人用半天时间,为考察团成员指认了在该村源头隘口、东茅坪、六谷地等3处11名红军无名烈士墓地。

    唐其德今年66岁,其父唐永森当年见证了红军长征过塘洞村的情形,亲见葬在当地的这11名红军无名烈士的有关情况。父亲逝世前交代唐其德一定要记住这些“共产党”葬身的地方,并将红军当年赠送的一把刺刀传给他好好保存。这是一把德国造的刺刀,唐其德老人一直珍藏在身边,每有访客到来,他都会将这件珍贵的文物拿出来给大家看。

    据唐其德介绍,这些红军战士牺牲时非常壮烈。葬在隘口的2名烈士,是因为负伤掉了队而被敌人抓住,敌人将他们押解到当地一个叫箭竹坳的地方活活枪杀,鲜血染红了旁边一处水塘。安葬在东茅坪、六谷地的烈士,是红军翻越老山界时负伤后牺牲的9名战士,其中东茅坪6名、六谷地3名。这些无名烈士的墓地没有坟头,至今他们长眠在杂草丛生的荒坡旱地和丛林中,如果没有知情人指引,无人知晓这里长眠着曾为中国革命壮烈牺牲的革命先烈。

    为了父亲生前的嘱托,唐其德守护这些红军无名烈士墓已20多年,因为有了他的坚守,村民开荒、植树、修路,都没有损毁墓地,这让人感到欣慰。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这些年轻的生命在老山界下的青山绿水间躺了80年。

    广西艺术学院的赵崇说:“80年过去了,尽管有点晚,但是我们来了,我们捎来了活着的后辈迟到的问候。每寻访到一处烈士墓地,团队成员都祭酒鞠躬,表达我们的哀思与崇敬。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先烈们为之奋斗献身的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目标已经和正在变为现实。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多人也淡忘了我们对革命先烈及其精神的许多历史记忆。从这点上说,我们是有负先烈的。”

    让红军长征精神代代相传

    80年前,陈云和红军将士艰难翻越老山界后驻扎过的第一个村寨是塘洞村委的唐村自然村,红军长征精神被一代代塘洞人传承下来,这里民族关系和谐,中华传统美德得到弘扬。塘洞村苗族上门女婿杨进美演绎的孝老爱亲“好儿子”的感人事迹,在《桂林日报》等主流媒体进行报道后,向社会传递了吃苦耐劳、孝老爱亲、担当责任的正能量。今年5月,杨进美在由中央文明办主办、中国文明网承办的“中国好人榜”评选活动中,名列“孝老爱亲好人榜”第七位。

    “是这片红色革命故土养育了像杨进美一样的好人。我们借暑期之机前来红色革命故地体验革命先辈的价值追求、精神信仰,并开展向好人杨进美学习慰问活动,就是要让平凡的好人不感到孤独。现在需要有一大批像杨进美一样执著于弘扬优秀文化传统和精神的人,让这种正能量传播到全社会,使它似浩瀚星河中的恒星,永远闪耀光芒。”广西师范大学团委副书记杨保臣说。

    总结这次活动,广西师大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博士张坚深有感触说:“我校硕士研究生导师钟文典教授生前一再教导我们,从事历史学研究,从情感上一定要有对民族、国家、社会、人民浓浓的人文情怀与社会关怀,从方法上一定要采取史料结合实地调研两条腿走路。在如今颇为浮躁的学风面前,沉下心来认真做好田野调研,扎下根来贴近老百姓,是我们新一代史学工作者必须做的基本功课。这次活动提供了让我重新反思过去自己学术之路的难得机会,对今后如何组织体验式、实践性教学帮助很大。”

    从玉林赶来参加活动的玉林师范学院教授、博士石维有表示,要将此次活动形成完整的调研报告。“当务之急,是争取政府有关部门支持,争取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在塘洞村为现在已经知道的11名和其他尚未发现的无名烈士集中修建一座纪念性建筑(如碑、墓、亭、塔或陵园),简要介绍红军长征过塘洞的历史和这些烈士的经历、他们安葬的地点等,这是弘扬革命传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生生的教材。作为史学者工作者,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广西现有经各级政府确定的革命烈士34577名,310多座烈士纪念碑、塔、亭,18处烈士陵园,7座烈士纪念馆,29000多座烈士墓。由于时代的变迁,不少烈士纪念建筑及烈士事迹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无论是昔日的硝烟还是今天的和平时代,英雄就是那些在民族和国家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不惜献出热血和生命的人,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血液和脊梁,是我们民族发展的重要寄托。

    鲁迅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民族。”

    让红军长征精神代代相传,我们该怎么去薪火相传英雄的火种?(文/陈雄章 李庭华 舒安亮)

《桂林日报》截图


分享到:

棋牌竞技平台